泗四𦉪冖🐾

柔和苍白的曙光静待登台的时刻

“哈萨克斯坦这片土地,是古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,曾经为沟通东西方文明、促进不同民族、不同文化相互交流和合作作出过重要贡献。东西方的使节、商队、游客、学者、工匠川流不息,沿途各国互通有无,互学互鉴,共同推动了人类文明进步。”

——《弘扬人民友谊 å…±åˆ›ç¾Žå¥½æœªæ¥ã€‹


2013å¹´9月7日,习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《弘扬人民友谊 å…±åˆ›ç¾Žå¥½æœªæ¥ã€‹çš„重要演讲,盛赞中哈传统友好,全面阐述中国对中亚国家睦邻友好合作政策,倡议用创新的合作模式,共同建设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。


P1是阿依苏鲁(自家哈萨克女性普设)跳哈族传统舞蹈黑走马,P2不是黑走马仅觉得动作好看。

是约稿。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人民寄希望于我,我又何故辜负。


「虫腹与蛛终成谶」


角落的蜘蛛频仍吐露肮脏蛛丝,刺耳的嘲笑翳于丝中编织成天罗与地网。四肢因挣扎脱节,喉管崩裂沙哑喘声,它们见状并无怜悯,势要将我沉潭。


气力全然耗尽,眼皮疲惫怎么努力也挣不开,悬溺深渊臣服掌控,倒是一种解脱……


“我不求天大的好处,但我希望我们的后代能过上不用低头的日子。”

“祖国,我愿为您献出生命!”


人民信任我,人民呼唤我。

我才不需要这所谓的解脱。


「虫被蜘蛛蚕食是自然之道」

「那么,谁是蜘蛛」


隐匿已久的翅终是再忍不住,引领我冲出蛛网的束缚。双爪撕破云罗,目之所及曙光再现;怒啸划裂云霄,耳之所闻是人民欢声笑语的响应;奋力飞翔,蔚蓝天际是我的心之向往。


「那么,谁才是蜘蛛」

「蜘蛛是否拥有吞并一切的欲望」


我站在山巅之上仰望满目山河。那抹潜匿的幕后黑影,不厌其烦地试探我的立场。


“我只知道,我是哈萨克。”

“我只希望,我的人民不再低头。”

“人民寄希望于我,我又何故辜负。”



日食烟花相撞同庆,安宝共和国日快乐@孤城从安   âƒ’⃘⃤   

【哈当】“司南、舵手与鹰”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我是鹰,高鹏展翅的鹰。

——普光于我,命属自我。


我在远航,于太平洋与太平间的界限;我是舵手,誓要越洋的莽撞初生。颅内思想尽力爆棚不显繁荣,暴雨无情洗礼凋敝的船体,海浪肆意汹涌阻碍我的航行。


我的司南,我迷失在茫茫逐流,你究竟身处何方。有人说应由他牵头解决所有,我的司南,我是否要将背后全然曝光。


“这将是哈萨克在混乱的年代里——”


我的司南,你迎着光。


“探索发展道路的第一次尝试。”


我是鹰,高鹏展翅的鹰。

我抓住了光,我抓住了命。


我在远航,沉重凝视笼罩在附近的可怖彩虹,彩虹身后的黑影在高呼民主与领袖。


鹰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