泗四𦉪冖🐾

柔和苍白的曙光静待登台的时刻

上一棒@林鲸 

下一棒@茕尘只想画画 

——世界结束的方式,并非一声巨响。

——而是一阵呜咽。


战壕之上,肆虐的硝烟倏进星火中耗散,任婴儿哭啼也无力阻止炮火轰隆;任老苍哀嚎,也无法于枪口空洞中唤醒温情的人性。沟壑深处,血液腥臭弥漫化子弹撕裂胸膛,余留下荡漾的铜锈在躯体腐朽。


   â€œåºžè®­ï¼ï¼ï¼â€



一步,两步。


步履维艰似是烙上千斤重负,地板久未修葺略显陈旧,嘈杂的吱呀声是匍匐脚下的抗议,氛浊缭绕着高悬于墙壁的琴弓若隐若现,阿依苏鲁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旖旎的身影因急步而迤逦迷离。


阿依苏鲁不是专业的小提琴手。


爱人谱写的乐章如他本人般杳无音讯,寒冬冷冽的风轻揉泪眼朦胧,她只是严裹爱人曾持的小提琴,蜷缩在一隅阴暗中承受孤寂。


   â€œæœˆï¼ŒéŸ³ä¹æ˜¯å‘自内心的感悟。”


哪里来的尾羽——

她仿佛看见,爱人在温柔地擦拭琴身。


哪里来的尾羽——

不知何时琴已架在她的肩,爱人手把手与她共享音乐的美好。


温暖的身影在枪声中惝恍迷离。


大梦方醒。阿依苏鲁阴翳满腔的悲痛挽弓拉响琴弦,呕哑奏乐寻寻觅觅,琴声穿梭枪林弹雨,跃浴火中废墟寂寂,至苍穹积淀永恒的星之启明。


砰。

她终倒地。

谱写了不完美的结局。

设定提要

先存个姓名档


哈萨克:

女:阿依苏鲁(意:似明月一般姣美)

[图片]

男:布尔克特拜(意:鹰)

[图片]


中国:

女:靳筱

[图片]

男:庞训

[图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