泗四𦉪冖🐾

柔和苍白的曙光静待登台的时刻

——琴,用骨架制成的琴。

——弹奏着,历史的血泪。


十二月的寒风凛冽,哈萨克站在纪念碑前,架起冬不拉,看向双手高举眼神坚定的雕塑,哼唱心中的郁郁不平。


冬不拉的声音幽远苍凉,回荡于历史的层层迷雾,弹奏出人民的悲痛。雪花刺骨飘零,点缀后的骨琴似有血有肉,嘶声力竭地控诉争斗。


他仿佛听见——


学生们抗议的呐喊震耳欲聋,加深了十二月的呼啸寒风。人们一时分不清,夹杂在寒风中的嘈杂,是血腥的镇压,还是婴儿的哭声。


他仿佛看见——


倒瘫荒野的羚羊无助挣扎,折翅的金雕在悬崖峭壁上悲鸣,原属于人民的田地千疮百孔,与它们的主人陌路相逢。


他能感受到——


赤诚的心被冰封,激进的思想被剥夺,家畜在轰隆作响的星火中四散逃窜,生灵涂炭。


    â€œå•ªâ€”—”


琴弦突然断裂,曲子的和谐被打破,一曲未终众人已散,宣告事件的无尾残局。


雪已经停下,风依旧在悲鸣,哈萨克放下冬不拉不再弹奏,闭上眼睛静默听取自然的回应。


琴,用骨架制成的琴。

弹奏着,历史的血泪。



*推荐歌曲《Желтоқсан Ð¶ÐµÐ»Ñ–》(十二月苦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