泗四𦉪冖🐾

柔和苍白的曙光静待登台的时刻

*姐妹篇:“断翅·å…±äº§â€ 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于乱象滋长,我激进兴旺。


我有一双助我冲出云霄的翅膀,我为它们赐名共产与希望。自由的生灵本应翱翔凌霄,讵可自甘屏息于纷纭杂沓的雾霭。


右翅羸弱不碍鲜亮光泽,就像牢扎大地的常青树发荣滋长,我的意识极力影响它的留存,它的行为势要转变我的思想;也似卓立鹤鸟,在迸发的思想涌潮中脱颖。


“愿我们的天空永远清澈明净!”


它是翱翔天际的关键,亦似穹庐压抑逼拶。解释明净的归属权,初为光的存在后是希望的开端。风将满地金褐吹起,如同纷飞的杨絮,引我倒地长眠,静待新一轮的脱变。


“人民对我的信任,是我背负的阿玛纳特。”


尺骨脱节的撕裂疼痛冲刷内障污秽,我趟过烈焰鼎沸的洗礼,嘶哑鸣啼生息的明媚。金鹰依旧直视朝晖不被灼伤,眼睛澄澈挣脱泥淖追逐希望。于乱象滋长,我激进兴旺。

*姐妹篇:“罅隙·å¸Œæœ›â€ 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于绝处逢生,我保守顽强。


我有一双助我冲出云霄的翅膀,我为它们赐名共产与希望。激昂的演讲置于瀛寰回荡,讵可茫然若迷于纷纭杂沓的现状。


左翼不如以往光泽鲜亮可行为依旧莽撞,就像失了根的植株无法牢扎大地,我的意识极力影响它的留存,它的作为势要束缚我的思想;也似断了尾的鸿雁无法指明方向,它的目光磐固投向不切实际的臆想。


“分明是我们继承了衣钵,而不是你们。”


往后的生活充斥内讧与名声争夺。我坐落在满处狼藉,自顾自地抚慰我贫瘠的羽翼,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,直至最后一根羽毛也在争吵声中堕落。风将满地金褐吹起,如同纷飞的杨絮,使我的思绪遮蔽,引我倒地长眠不起。


“我们才是最后的正统。”


尺骨脱节的撕裂疼痛冲刷内障污秽,我趟过烈火鼎沸的洗礼,哽咽迎接虚幻的明媚。金鹰依旧直视朝晖不被灼伤,却无法展翅鹏飞遮蔽一缕夕阳。于绝处逢生,我保守顽强。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人民寄希望于我,我又何故辜负。


「虫腹与蛛终成谶」


角落的蜘蛛频仍吐露肮脏蛛丝,刺耳的嘲笑翳于丝中编织成天罗与地网。四肢因挣扎脱节,喉管崩裂沙哑喘声,它们见状并无怜悯,势要将我沉潭。


气力全然耗尽,眼皮疲惫怎么努力也挣不开,悬溺深渊臣服掌控,倒是一种解脱……


“我不求天大的好处,但我希望我们的后代能过上不用低头的日子。”

“祖国,我愿为您献出生命!”


人民信任我,人民呼唤我。

我才不需要这所谓的解脱。


「虫被蜘蛛蚕食是自然之道」

「那么,谁是蜘蛛」


隐匿已久的翅终是再忍不住,引领我冲出蛛网的束缚。双爪撕破云罗,目之所及曙光再现;怒啸划裂云霄,耳之所闻是人民欢声笑语的响应;奋力飞翔,蔚蓝天际是我的心之向往。


「那么,谁才是蜘蛛」

「蜘蛛是否拥有吞并一切的欲望」


我站在山巅之上仰望满目山河。那抹潜匿的幕后黑影,不厌其烦地试探我的立场。


“我只知道,我是哈萨克。”

“我只希望,我的人民不再低头。”

“人民寄希望于我,我又何故辜负。”



日食烟花相撞同庆,安宝共和国日快乐@孤城从安   âƒ’⃘⃤   

【哈当】“司南、舵手与鹰”

*哈萨克斯坦第一视角

——我是鹰,高鹏展翅的鹰。

——普光于我,命属自我。


我在远航,于太平洋与太平间的界限;我是舵手,誓要越洋的莽撞初生。颅内思想尽力爆棚不显繁荣,暴雨无情洗礼凋敝的船体,海浪肆意汹涌阻碍我的航行。


我的司南,我迷失在茫茫逐流,你究竟身处何方。有人说应由他牵头解决所有,我的司南,我是否要将背后全然曝光。


“这将是哈萨克在混乱的年代里——”


我的司南,你迎着光。


“探索发展道路的第一次尝试。”


我是鹰,高鹏展翅的鹰。

我抓住了光,我抓住了命。


我在远航,沉重凝视笼罩在附近的可怖彩虹,彩虹身后的黑影在高呼民主与领袖。


鹰,...